列日-巴斯通-列日拒做背景板 福格尔桑单飞获胜brbrspan stylefon

 

当地时间4月28日,2019年列日-巴斯通-列日在比利时瓦隆省举行。在春季最后一场古典赛中,来自阿斯塔纳车队的雅各布·富格尔桑(Jakob Fuglsang)以巨大的优势单飞过线,获得了这项重要的阿登古典赛冠军。博拉车队的达维德·福尔莫罗(Davide Formolo)和队友马克西米利安·沙赫曼(Maximilian Schachmann)分获二、三名。 

“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感觉,”福格尔桑在完赛后说道,“很骄傲我的妻子说对了,她在赛前预言我会赢下比赛,以后我都会听她的话。”

“在最后一个爬坡,车队把我送到了最好的位置,”福格尔桑说道,“在最后一段爬坡前,他们似乎有点松散,但是在关键时刻他们给予了我最大的支持,队友们做了非常棒的工作。”

“大伊萨吉雷带着我进入爬坡,当我看到伍兹发动进攻时,我知道这是最好的时机。没有那么多时间犹豫,如果最终我不能单飞的话,我必须在这一阶段就开始加速筛选。”福格尔桑回顾着决战时刻,“我进行了一波尝试,然后回头看到伍兹进攻,福尔莫罗也开始加速。然后我就意识到不得不倾尽所有了,现在我必须在坡顶来临前拼死一搏。”

随着列日-巴斯通-列日的到来,春季古典赛也进入了尾声,这项著名的阿登古典赛到今年已经举办了105届,在这项赛事过去的十年中,小集团冲刺占据了大多数。这意味着车手不仅需要有着卓越的爬坡能力,同时也要具备不俗的冲刺能力。

列日-巴斯通-列日和前两场阿登古典赛相比,虽然爬坡次数比阿姆斯特黄金赛以及瓦隆之箭要少,但是坡道的难度要高的多。在256公里的赛程中车手们需要经历11个爬坡,每个爬坡都超过了1公里,同时平均坡度都没低于5%。在决战时刻的最后十五公里处,车手们将迎来比赛的最后一个爬坡点,他们要面对一个长1.3公里,平均坡度11%的爬坡,在这里脱颖而出的选手,将成为冠军的有力争夺者。

比赛在阴冷的天气中开始,车手们纷纷穿上了保暖装备来抵御寒冷,冰凉的天气影响了大集团的比赛热情,在比赛开始后不久,突围集团很轻松的形成了,8人小集团一度拥有了超过10分钟的优势。身后的主集团由乐透-速的奥车队和德科尼克-快步车队控制着追击节奏,等到前方突围集团抵达巴斯通时,他们的领先优势被缩减到六分钟。快步车队在距离终点110公里处提升了集团的追击速度,身穿彩虹衫的亚历杭德罗·巴尔韦德(Alejandro Valverde)掉出了大集团,随后选择了退赛。

最后的50公里中主集团上演了多次进攻,但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威胁。维伦斯(乐透-速的奥)、英庇(绿刃车队)、康拉德(博拉车队)组成的三人小集团在最后一个爬坡来临前追上了先前突围的坎戈特(英孚教育车队),四人的领先优势很快被后方加速追击的阿斯塔纳车队所抹平。

在最后的爬坡中,福格尔桑跟上了来自迈克尔·伍兹的进攻,和伍兹、福尔莫罗一起骑在了最前方,并在坡顶将他们远远甩开,独自一人向终点进发,带着近半分钟的优势率先冲过了终点,为阿斯塔纳车队赢下了这个赛季的第23场胜利。

在列日-巴斯通-列日之前,福格尔桑在春季古典赛中收获了多次领奖台席位,却没能站上过一次最高领奖台,多次成为背景板的他终于圆梦。和他缠斗了多场的阿拉菲利普今天没有以前那样发挥神勇,意识到自己不在状态的他在比赛中和福格尔桑说道”我希望你今天赢下比赛。”福格尔桑做到了,他没有再次成为背景板,用一场单飞取胜证明了自己。在春季古典赛的末尾,获得这样一场胜利是对他整个春季努力的最大奖励。

文:汤友文

图片:ASO